核心期刊為哪般?

在高校競爭空前激烈的當下,缺乏統一且切合實際的學術發表規範,無疑會導致各個高校競相給學生加碼,導致現狀進一步惡化。


作者:趙英男 北京大學法學博士生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6-17

常言道“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學生的命根兒”;不過對於本科畢業進入研究生階段的碩士生和博士生來説,考試和分數都不再那麼重要,取而代之的則是關係到他們能否正常畢業並找到心儀工作的決定性因素:核心期刊論文數。

所謂核心期刊,大抵就是一個學科發表論文的諸多刊物中的佼佼者。拋開國外期刊不説,單論我國中文核心期刊,便有傳説中的七大遴選體系,但最有影響力的恐怕還是南京大學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又稱CSSCI)。在這個名錄下的期刊上發表一篇文章,不説前途無憂,起碼也是畢業路途上的加速器、獎學金評選中的硬通貨、求職簡歷中的“四個二帶倆王”。

相較於國外培養模式,我國研究生培養的一大特點便是規定,博士甚至碩士在發表夠一定數量或一定影響力的核心期刊文章後方可畢業。這一政策當然有其產生的歷史根源。主要來説有以下三個方面。從社會層面看,有助於配合寬進嚴出的培養模式,督促研究生在校期間集中精力搞好學習,提升研究生教育質量;從學校層面看,高校教職市場已然飽和甚至過飽和,應聘要求水漲船高,施加一定發表要求,有利於增強該校畢業生求職就業的競爭力;從學生層面看,一定的發表壓力也是一種篩選機制,讓學生儘早體會“學術”是否是自己理想的職業,進而能夠早做職業規劃,實現人才分流的目的。

這些道理雖然不錯,但隨着研究生招生的規模以及功能的改變,上述理由其實已經不再有道理。具體來説,研究生招生有科研發展方面的原因,也有解決高校畢業生就業問題的考慮。比如,今年我國碩士研究生將擴招18萬人;同時早在2017年起,我國博士生招生進入新的擴張週期,據數據估算今年我國博士生招生規模更是將達10萬人。要求他們每人都要寫出論文來發表,可能並不符合每個人的職業選擇和個人所長。即便寫得出論文,也未必有足夠的期刊空間去發表。此外,近年來高校對於教師的考核標準也非常嚴格,無論是博士後、講師、副教授還是教授,都有非常沉重的發表壓力;他們在學術發表市場中的橫衝直撞,讓本來居於弱勢的博士生更加邊緣化。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是守着老規則,要求發表才能畢業,就會帶來非常嚴重的社會後果。概略來説,可能體現在如下三個方面。其一,有限的期刊資源和無限的論文發表需求會進一步惡化學術生態,關係稿、版面費、論文造假等現象恐怕更難根除;其二,沉重的發表與畢業壓力導致研究生精神壓力巨大,個人心理健康的隱憂以及師生關係緊張等問題恐怕愈加突出;最後,這種制度誘使高校通過給學生施加發表壓力而獲得學術排名的上升,因為同樣的發表要求,當教師滿足後,學校需要付出相當數額的金錢獎勵或分配相稱的職稱名額;但在學生滿足後,獲得的只是正常畢業而已。在高校競爭空前激烈的當下,缺乏統一且切合實際的學術發表規範,無疑會導致各個高校競相給學生加碼,導致現狀進一步惡化。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其實國家教育部並沒有明文規定發表才可畢業,那麼針對研究生擴招的現實,進一步出台切實可行的發表要求與規範,以治理當下學術場域亂象、並預防今年大規模擴招後的社會問題,應該是一個比較務實的選擇。當然,對於將要踏入研究生行列的高校畢業生來説,也要看清形勢,做出有利個人的選擇。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